到底是谁害了翟天临?错误的时间惹错了人

(原标题:是谁害了翟天临?)

错误的时间惹错了人

博士后翟天临真的摊上事了,只因一句:

图片

博士后不识知网。现在北大、北电都发布声明,建立调查小组了。

图片

不知道知网就算学术不端吗?非也,但你不知道知网就一定没经历过论文查重的苦楚!于是有好心的学术人士扒出翟天临读博期间发表的非c刊论文一篇,并自掏腰包帮他做了论文查重:

图片

果不其然,从论文查重软件的结果可以看出,这篇关于白鹿原的”论文“,妥妥的折了。现在,广大愤怒的学界人士磨刀霍霍,已经向与翟天临同期毕业的19名校友杀过去了。

据说也要帮他们免费论文查重,那么这个神一样的论文查重软件是怎么来的?

论文查重,一个反抄袭的利器

论文查重系统的初衷是为了防止学术不端行为。

学术不端行为(Scientific misconduct)指在专业科学研究出版中违反学术行为和道德行为准则的行为。1985年美国国会颁布了第一部关于学术不端行为的条例,把伪造(fabrication)、篡改(falsification)抄袭(plagiarism)及其他科学界不能接受的严重行为定义为学术不端行为。

之后人们把署名不当、一稿多投、一个学术成果多篇发表等行为也纳入学术不端行为的领域。这就坑坏了科技期刊的编辑,又不是全部专业领域的专家、教授,人家怎么知道这篇论文之前有没有发表过?是否涉嫌抄袭?

大数据时代的论文查重软件解救了这些编辑。

通过计算机算法(改进的Jaccard系数)可以对多个文档的相似度进行智能检测,从而达到防止学术论文抄袭、一稿多投、一个学术成果多篇发表等情况。

期刊编辑们在投稿送审前,通过论文查重可以快速发现论文撰写中的学术不端行为,并及时予以纠正。

用机器对论文查重既高效又省力,除了科技期刊用得上,有些高校也乐于用它降低自己作为研究机构的责任,于是不少高校陆续采用论文查重功能作为毕业生论文的拦路猛虎,论文查重通不过就别想答辩。

但机器始终是死的,人却是活的。当论文查重和毕业生的求生欲狭路相逢时,谁灵活谁是赢家。

查重与反查重

论文查重的标准由以前的“连续17个字不得重复”,变成了“连续13个字不得重复”,但依然挡不住有些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对策。

每年针对论文查重,部分学生们总有自己的小妙招,并成功躲过早年的论文查重:

1、 斗转星移——调整原文段落与格式

2、 鱼目混珠——插入空格

3、 偷天换日——引用外文文献

4、 偷梁换柱——变文字为图片

5、 沧海拾遗——抄袭未被收录的论文

前3项的使用极容易造成导师们的阅读障碍,学生们为了顾及查重率,不得不改变正常的写作方式,“推陈出新”,然后导师们看到的就是一篇词序、逻辑颠三倒四的“学术作品”。论文写成这样,教授看得懂吗?

有没有什么好方法既能对付论文查重,又能让教授看了心情愉悦呢?有的,格式塔论文写作法。

格式塔心理学认为,感知是各种刺激之间复杂相互作用的产物。人类感知形成“格式塔”时,整体就有了自己的现实意义,并独立于各个部分。

人脑与电脑不同,即使把一段话中的几个字的顺序给打乱,人类也还是能看懂。比如:“床前月明光,疑是地上霜。”只需瞄一眼,你就知道这句出自李白的《静夜思》,并在心中背诵全文。但是,多数人不会发现“月”、“明”两个字顺序反了。这是由于人脑中,整体是优于部分存在的,并制约了部分的性质和意义。

图片

字序混乱的排列并不影响教授的阅读,却能有效克制电脑算法的识别。当然,这样做风险极大,万一被教授发现了,他一定会当场撕掉你的论文并狠狠摔到你脸上。

如今,这种方法大家也不用考虑了,为了防止毕业生学术论文用以上方法蒙混过关,因为现在的论文查重采用更先进的“模糊查询”,即使个别字替换了,系统也能查出来。

这让有的毕业生头皮发麻,但论文查重算法总有攻克的秘诀,只是这门绝技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市场需求决定供给,当deadline迫在眉睫时,“反查重”服务也在电商渐渐流行起来。

某宝针对市面上不同的查重系统价格不等,提供有偿的“降重服务”。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对于广大毕业生群体,写论文真的是一个氪肝(伤身)又氪金(破财)的过程。但大家千辛万苦熬过查重的论文就是学术著作了?呸!

论文查重与学术无关

论文查重软件本是防“学术不端”的利器,不知从何时起,它变成了判断是否“学术不端”的标尺。

不少学生为了强行达到标准查重率,不敢引用他人的观点。撰写论文时,本须引用其他学者的观点来支撑自己的观点,但引用文献的内容也会算在查重率里。

通篇不引用别人的观点(查重率为0.1那位),写出来的恐怕连论文都不算。就算过了查重,也过不了答辩吧……

有些学生则潜心研究如何规避“连续13个字不重复”,一旦炼成,就能合理合法的抄袭他人的核心内容……

图片

学法律的毕业生引用法条算查重率,理科学生引用实验数据算查重率。想要保证查重率合格,要么不引用其他的文章,要么就要对原文“适当修改”。如此一来“抄袭”貌似是遏制住了,但修改法条=篡改,修改实验数据=伪造,这不是把学生往“学术不端”的路上推吗?

如此一来,论文查重率监管下培养出来的不会是学术人才,只能是一批成熟的洗稿高手。这对学术发展没好处,还会催生其它学术不端的案件。

学生是很单纯的,强行把查重率作为标准限制学生,他们就会把查重率当做一把标尺。查重软件没有错,但只适合做为工具,让有能力使用的人(负责任的学术导师)使用。

不然,学生就会依赖其检测结果来修改文章,导致全地球人都看不懂。不负责的导师会靠查重兜底,放松对论文的审核。

作为专业门外汉的第三方,也只能根据查重结果来判断是非对错,毕竟他们只看得懂论文查重软件生出的报告。

图片

而本应作为工具为学术服务的论文查重,最后只能沦为无本却可赢万利的生意。

作为一个青年演员,大家本对翟天临的学术期望不高,但是他非要给自己安上一个学霸的人设,才会牵连母校,祸及同门……

听说在某宝搜索paperpass,每千字降重只需1.5元(17年报价),评价极高,按翟天临那篇不到三千字的论文算来……假如当初花了4.5元,翟天临的人生会有不同吗?

更多资讯或合作欢迎关注中国经济网官方微信(名称:中国经济网,id:ourcecn)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