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创业明星茅侃侃自杀身亡:压力究竟还要压垮多少人?

《前任3》主题曲我听了千百遍,最悲伤的演绎,不是无数个分手的内心独白,而是在茅侃侃的朋友圈里。

 

1月25日凌晨,茅侃侃用黑白色给出了故事结尾。

 

1

23岁身家6000万

80后创业标杆始终难逃心魔

对茅侃侃的印象,还是曾经媒体给出的标签“京城IT四少”、“80后第一批创业者”。21世纪初,这个初入创业圈的小伙子,在媒体的关注下,很快得到了创业界、创投圈的广泛关注。

 

茅侃侃,1983年出生于北京市,标准的大院子弟,从父亲那得到第一个APPLE产品时,就疯狂的痴迷上了软件开发设计。为了心中所爱,两度辍学,自行设计开发软件,14岁就在《大众软件》等杂志发表数篇文章,而此时中国的IT之风才刚刚刮起来。

 

仅仅是开发设计,不能倾尽自己的所有才华,很快,在2004年,茅侃侃正式开始创业。两年后,年仅23岁的他就成为国有控股企业Majoy的CEO,与泡泡网CEO李想、康盛创想CEO戴志康、MyseeCEO高燃一起上了央视的《对话》栏目,四位“80后第一批创业者”瞬间名声大噪。

 

文身、红发、皈依佛门、出书,你很难想像到把这几个元素组合在一起是什么样子,但是这就是真实的茅侃侃。

 

他叛逆,有着更像90后的性格,他总是说:“我就是老想跟别人不一样,生怕一样了。我的满足是通过和别人不同表现出来的”。

 

(最右为茅侃侃)

同时他也很“佛系”,他出过书《像恋爱一样去创业》,把痛苦的事情描绘出彩色。他信佛,2013年2月,茅侃侃拜泰国高僧古巴文利为师,遂皈依佛门。他觉得,创业前的自己,太急躁,他想控制自己。

 

关于创业我记得他说过一段记忆犹新的话:“双子座和我这个性格,让我并不太适合创业,而更适合做个高级打工仔。相比创业而言,打工的过程毫无痛苦可言。打工的痛苦无非与孩子时期成长的烦恼类似,比如说都会抱怨自己的上司如何如何,但是当你真正做了老板之后,你会发现如果自己是他(她),也会这么做。说到底,出来混,在什么角色演什么戏,谁都不是绝对的主角。”

 

是的,谁都不是主角。2007 、2008年,Majoy连年亏损,财务报表惨不忍睹,团队人员大量离职。也就在这时,过度焦虑的茅侃侃患上了抑郁症,只能借助安眠入睡。

 

一位电竞行业高管对雷帝网表示,我觉得他这个人一直在用一种乐观和戏谑的态度去对抗内心深处的不甘和攀比(相对于戴志康、李想的成功)。

 

作为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茅侃侃创业历程更大程度上是对抗自己内心的过程,用一种乐观和戏谑的态度。

 

创业项目破产,一分钱压倒英雄汉,相比十年前泡泡网的李想、康盛创想的戴志康、Mysee的高燃,茅侃侃这十年销声匿迹。

 

资料显示,2013年,茅侃侃加入GTV,踏入电竞圈;2015年9月30日,茅侃侃与上市公司万家文化成立合资公司万家电竞,出资340万元,认购34%的股权,并出任CEO,公司法人为万家文化。

 

2017年,因为赵薇旗下龙薇传媒收购万家文化股份的收购案被叫停,直接导致万家文化股价大跌,子公司万家电竞的融资计划因此搁浅。

 

万家文化这家公司还与赵薇有关,赵薇旗下的龙薇传媒宣布欲以30.59亿元收购万家文化29.135%股份,但这项受人瞩目的收购案以银行叫停龙薇传媒的贷款宣告失败。

 

万家文化的股价随之大跌,持续亏损的子公司万家电竞的融资计划,也受此次事件影响暂时搁浅。

 

而在2017年8月新入主万家文化的祥源控股却与万家电竞关系紧张,分歧巨大,一面是公司创始人对于股东、员工以及相关利益方的诸多考虑,另一面却是以万家电竞持续亏损为由,欲以资本运作的方式加速推进电竞从万家文化的剥离。

 

与自己的内心斗了这么多年,外人看来,茅侃侃应该已经被磨得没脾气了,却不曾想过他已经被逼到崩溃边缘。

2

自杀、猝死,压力究竟还要压垮多少人

雷军曾说过这样一段话:“说实话我觉得创业真不是人干的事,都是阿猫阿狗干的,一个正常人绝对不会选择创业。因为一旦选择创业,就选择了一个无比痛苦的人生,压力、困惑、别人的不理解甚至是看不起,真正能走向成功的只是极少数,绝大部分创业者都成了铺路石。”

2年干出600家店、大有赶超星巴克之势、创造业内神话、扬言要在中国开5000家店的咖啡陪你(CaffeBene)创始人姜勋,2017年7月24日下午5点46分在其位于韩国首尔瑞草区的家里洗手间中自杀,未留遗书。

 

韩国警方称:“公司经营困难陷入资金危机,姜勋于23日向朋友发短信称十分疲惫。”据悉,姜勋生前曾申请企业回生程序。

 

且不论咖啡陪你在管理、经营等方面存在的问题,也不问姜勋生前都经历过什么,是否也像茅侃侃那样有过于投资人之间的书信详谈,资金危机确实应该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至于姜勋本人,或许根本没有知道他的内心在生前都经历过什么。

除了心魔,创业对创始人的身体带来的摧残也不可小视。作为创业者,他们面临的压力比普通的从业者更大,真正地拿命在拼。

有人调侃,做互联网的根本不加班,因为从来不下班。眼睛一闭一睁,都在网上。

 

例如IT互联网行业,根据去年脉脉数据研究院的统计,竞争压力最大的岗位,淘汰率高达143:1,位居全国之首。

 

2016年10月6日,春雨医生的创始人张锐先生心梗猝死,年仅44岁。

 

2011年,张锐从网易副总编的岗位上离职,创立了春雨医生。

 

在他的演讲里,他说他的创业有些“子承父业”的使命感——他的父亲和爷爷都是医生。爷爷是旧时代的中医,灾荒年代,村里每家从口粮里省出一把送给张家,“死了谁,也不能死张大夫”。

 

“我一直坚信,人需要一些古代侠士的情怀。”张锐说,选择医疗行业,是因为他看到这个行业的不公,他想通过移动互联网拉近患者与医生之间的距离,创造新的医疗服务形态。

 

谁曾想,结局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

3

任何事情都有三种以上的解决方案

实在没有想到,曾经的中企封面,80后创业的代表,以这样的方式结束。创始人的内心管理,值得被越来越重视,这也是教育的严重缺失。

 

跟许多创业者聊天,不难发现,凡是创业者,普遍面临三种压力,无论几零后:

 

1、资金链压力

 

这是最常见的压力,也是“逼死”茅侃侃的那根稻草。

 

茅侃侃给上市公司的信中,也明确表示这一年来,自己除了盯产品就是融资,他融资过程中是否遭遇白眼,目前不知,或许当年像王健林那般在银行行长楼下站2两个小时的事情,也曾发生过。

 

2、业绩压力

 

这种压力也不难理解,开公司就要赚钱,上要面对投资人、合伙人,下要养员工,李彦宏、张朝阳以及董小姐、刘强东、王兴等等,都有曾面对业绩压力睡不着觉甚至抑郁的时刻,这个不展开。

 

以上两种压力,足以压垮普通人,但恐怖的是,创始时刻紧随最变态压力,还在第三种,让创始人甚至“不敢死”。

 

3、自我怀疑

 

这种压力叫“自我怀疑”,人人逃不过,避不掉!

 

创业之难,因为路径和目标的不确定,经常让人饱受折磨:“我做得到底对不对?能不能成?用户到底需不需要它?”

 

这是易到周航的原话,自我怀疑伴随着他的创业生涯,时刻让他喘不过气,甚至“我曾经不想活,但是不敢死”。

 

结语

 

每个人都会遇到人生至暗时刻,一个CEO要经历的,就是那些让你最想躲起来或干脆去死的时刻。

 

如何面对这种时刻,我想给的建议是,任何事情都有三种以上的解决方案,只要不死,就有机会!

 

如今,茅侃侃已去,愿他一路走好,更愿生者且行且珍惜。

 

安!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